<acronym id="akycg"><center id="akycg"></center></acronym><acronym id="akycg"></acronym><sup id="akycg"></sup>
您的位置: 首頁 > 企業 >> 星人物
距離中國創造究竟還有多遠?
[ 發布時間 : 2015-08-13 閱讀 : 4610 ]

“世界工廠”

“中國不能總是充當廉價產品的‘世界工廠',以一般工業消費品交換能礦產品為主的貿易結構不可持續,要推動工業化升級和調整轉型?!崩羁藦娍偫沓鲈L巴西時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世界工廠”,簡而言之,就是為世界市場大規模提供工業品的生產制造基地。雖然中國已經成為電腦、手機的生產大國,但中國八成芯片依賴進口,剩下的兩成里,還包含了Intel在華工廠的產能。在產品研發、渠道物流、關鍵零配件生產三個影響制造業發展的重要環節上,中國依然缺乏國際競爭力。其中,半導體一直是我們的短板,中國對半導體的需求占全世界總需求的45%。但統計顯示,中國大陸90%以上的半導體需要從美國和臺灣進口。造成這一局面的原因不僅僅是缺乏核心技術,行業的資本消耗巨大也是重要因素。相關報告顯示,當半導體工藝制程為22nm/20nm時,它的建廠費用是45-60億美元,工藝研發費用是10-13億美元,產品出貨量在1億片以上時才能盈虧平和;如果是在14nm以下,其投資金額更是大到絕大多數企業難以負擔。

中國半導體市場似乎有著巨大空間,但這樣一個空間似乎缺少了中國本土企業的參與。

 

愛國情懷 創業之旅

4月,中關村民協首席顧問張本正帶隊來到了會員企業——北京金盛微納科技有限公司,這是一家從事半導體設備、微細加工設備的產品研制、設計開發及生產銷售的國家高新技術企業。規模小、資金不足一直是這家堅守了15年的企業解不開的結。我們很難想象,對于這樣一家民營企業,涉足資本消耗巨大的半導體行業完全是出于企業家的愛國情懷。

公司董事長叫韓階平,畢業于前蘇聯莫斯科大學化學系的她,在中科院微電子中心工作期間就從事半導體設備及工藝,參與了國家“六五”、“七五”、“八五”、“九五”攻關中有關等離子干法刻蝕工藝及設備的任務。

2000年,從事半導體設備及工藝研究40余年的韓階平開始了她的創業人生,這一年,她68歲。說起創業的原因,是源于一次閑談。2000年,半導體器件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王守武與韓階平聊天時談到:中國每年在各類高端設備投資中,平均60%是用在從國外進口設備,其中光纖制造設備100%進口,集成電路85%進口,紡織業是我國的強項,但設備進口率也達到了70%,石化設備80%進口,高端醫療設備90%—100%進口……這對韓階平的刺激非常大。設備和工藝已成為中國集成電路及其他各種器件發展的主要制約因素,要想實現集成電路產業的健康發展,這兩個關鍵節點必須打通。這是王守武院士的一個夢,現在也成為了韓階平的一個夢,就為了這個同樣也是“國家夢”的理想,她決定創業,理由就這么簡單。

離開了研究所,也就意味著失去了國家資金的支持,因此只能從市場上尋找需求并設法滿足。機制上必須有新突破,否則研發將胎死腹中,也就談不上實現夢想了。對于這一切,韓階平是有思想準備的。長期以來,中國的研發都是以學術推動為目標,換言之,“創新”主要是靠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的科研人員,搞出個發明后去找企業。這種模式致命的問題就在于由于科研人員與市場的斷層,使得這些科技成果的市場轉化率非常低,這也就意味著國家花巨資開展的各種科研,絕大多數的結果就是躺在實驗室里,睡在工程師的電腦里。

機制里走出來的韓階平清楚地明白這些,于是“需求拉動模式”成為她創業不得不選擇的模式,于是她去研究市場,根據市場需求結果確定研發目標,然后組織實施開發,這樣以來,市場需要的成果很快就成為了產品,變成了生產力,實現了價值。

一天,一個“清華大學希望購買一臺國產電感耦合等離子刻蝕機(ICP)”的消息傳到了韓階平的耳朵里,她意識到,她一直等待的機會終于來了。韓階平找到了清華微電子所負責人,提出了希望由金盛微納來開發這臺機器。事實上,進口設備使用過程中服務延遲、更換配件周期過長等原因,清華微電子所萌生過購買國產設備的想法。但購買一家尚未經過市場檢驗的民營企業的產品,實在是有些冒險。在了解了金盛微納的背景,尤其是知道了韓階平的經歷后,微電子所動心了,當這位在世人看來早已過了創業年齡的“奶奶”級創業者站在面前,講述那些志向的時候,絕大多數的人是會被打動的,就這樣,金盛微納第一筆單被拿下了。當然,最終得到市場認可的還必須是技術、產品本身的水準,顯然,韓階平和金盛微納沒有讓客戶失望,各項指標均達到預定參數。隨著項目的順利運行,服務的細致入微,金盛微納的口碑逐漸在業界傳開。公司也相繼與北京、上海、天津、石家莊、廣州、深圳、杭州等地的用戶和公司簽訂了供貨協議,公司發展也正式進入快車道。

目前,金盛微納研究成功深硅刻蝕、GaN刻蝕、玻璃刻蝕等刻蝕工藝成果廣泛應用于微電子、光電子、MEMS等領域的科學研究、教學、軍工產品的研制和小批量生產中。公司研制并生產的全自動反映離子刻蝕機、全自動等離子體增強化化學淀積臺和全自動磁控濺射臺,在真空過程、樣片自動傳送過程、氣體饋入過程、溫度、壓力及工藝過程等方面實現了全自動化控制,并在自控系統中嵌入了專家知識工藝,也支持用戶工藝的自動存儲和自動控制,在設計思想上有所創新。設備也已經成功應用于科學研究、教學、軍工產品研制和小批量生產中。公司所研制并投入市場的自動化半導體設備對我國科研研究院所擺脫完全依賴國外進口設備做出了很大貢獻。

為配合科研機構和企業的研究開發需要,金盛微納專門建立的一條“微細加工工藝示范線”以“開放實驗室”的形式對各大專院校、科研院所、公司企業等相關研究、生產單位開放。在這里用戶可以獲得“設備選型、項目預研與立項、合作工藝攻關、工藝培訓、外協加工”等服務支持。

“我們一年做的工作,可相當于在研究機構5年的工作,我們不用去寫很多繁瑣的課題申請報告,不用去寫中期和課題結題報告。我們的客戶,就是用市場來檢驗我們,我們也以市場來校準研究方向?!表n階平正在享受科研人員創業的快樂。

 

從中國制造到中國創造

據美國麥肯錫公司2014年8月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國大陸90%以上的半導體需要從美國高通和臺灣聯發科技等廠家進口;2013年進口額為2320億美元,超過當年原油的進口額。例如,美國高通公司向中國的智能手機廠商小米等企業供應高端芯片,臺灣的聯發科技則為低端手機提供芯片。從電腦服務器到電視機,各類硬件設備都需要芯片。

在這種背景下,中國開始全力以赴培育和強化國內的半導體產業。2014年開始,中國企業投入了近50億美元進行了五宗芯片相關大型收購,其中多數交易獲得了政府資金支持。

中國最大的芯片封裝測試公司長電科技出價7.8億美元收購沒有盈利的新加坡同行星科金朋;總部位于北京的私募基金華創投資正在借政府資金,幫助其出價17億美元競購Omni Vision Technologies Inc.,后者是一家美國的攝像頭傳感器廠商,其產品已經應用在iPhone上。

對于半導體企業而言政策和資金扶持是絕對的利好,但是由于半導體行業需要時間發展,持續的資金投入和技術研發對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來說都是嚴峻的考驗。盡管韓階平他們希望繼續通過加大研發相關投入,努力達到國外同類工藝研究水平,為我國半導體及相關領域研究做出貢獻。但現實中,他們依舊不得不面對體制外搞科研的重重困難。

雖然目前國家有專項投資基金,以項目形式發放到企業中去,在這種情況下大型國企是有天然優勢的,中小企業如何能戰勝數量龐大的對手脫穎而出仍是亟待解決的關鍵問題。

中小企業間強強聯合或者小企業融入大企業或將成為中小企業增強競爭力的主要方式。對于半導體中小企業而言,則應根據自身的特點,認真分析,合理決策,充分利用政策,修煉內功,實現自我突破的同時發展半導體產業。

《中國制造2025》提出“實現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的轉變,中國速度向中國質量的轉變,中國產品向中國品牌的轉變,完成中國制造由大變強的戰略任務”。全球制造業格局正在面臨重大調整,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正在引發影響深遠的產業變革,形成新的生產方式、產業形態、商業模式和經濟增長點在傳統電子的強化之旅上,新興電子正在迅速崛起,新興電子的高成長性和巨大潛力也將吸引眾多像北京金盛微納科技有限公司這樣的企業在這條道路上披荊斬棘。我們渴望早日擺脫“世界工廠”的地位,更希望將中國制造變成中國創造。

 

對于創業的原因,或許出于項目,或許源于夢想。出于“國家理想”,也許韓階平不是唯一的一個,但一定是為數不多的一個。

對于創業的期許,也許看好前景,也許看在成就。出于“愛國情懷”,也許韓階平不是第一個,但一定是值得敬佩的一個。

“世界工廠”離中國創造究竟還有多遠?這不是一道算數題,而是一道創新題,是一道責任題,需要許許多多的韓階平們知難而上,在他們爬坡的過程中,政府以及全社會的理解與支持無疑是最大的推力。創業需要堅持,同樣需要支持。一個人,一家企業的力量是微弱的,對于產業的影響是有限的。唯有政府、企業、社會組織攜手同心,休戚與共才能讓中國創造來得更快些,再快些!

 

熱點排行
相關推薦